等她再抬头看时,已不见了文的身影

- 编辑:admin -

等她再抬头看时,已不见了文的身影

 
  玲儿听见,一本正经地看了默默一眼,说:"我也喜欢你呀。"
  默默没做声,抬头看了看对面文的身影,口中继续自言自语道:"我喜欢你……"
  "废话!"专心编花绳的玲儿不胜其烦,叫了起来。
  默默听了,莞尔一笑,不胜娇羞。
  等她再抬头看时,已不见了文的身影。
  暮色开始包围乌镇……
  天色越来越暗,最后犹如墨汁在水中化开,氤氲开来,小镇便沉入了夜晚的怀抱。
  星星点点的昏黄的灯光次第燃起,照亮了石桥下汩汩流淌的河水。
  文出来散步。
  一个人走在几乎没有行人的街道上,他不知不觉来到了那座石桥上,抬头看着夜空,视线逐渐落在了前方不远处的客栈。那扇窗户禁闭着,漆黑一片,有如他此刻的心情,真的是伤感透了。
  他就这样一直在桥边踟躇,后来发现一身运动装的默默从远处跑过来。默默像没看见他似的,径自从身边跑了过去,又在不远处转了回来。文于是说:"你怎么天天在这里跑步?"
  "我锻炼锻炼。"默默喘着气说。
  文点点头,向前走去。
  默默也跟了上来,一直在他前后左右转着圈地跑。
 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。
  恰好她也在看他,当下有些羞涩,欲言又止:"我……"
  "你怎么啦?"文说。
  "我……我喜……"一向伶牙俐齿的默默突然变得结结巴巴起来。
  "怎么了?你说啊。"文停住脚步。
  "我……喜……我,我说不出来!"默默跺着脚,说,"算了算了!"
  文其实大约是知道默默的心思的,可是此刻他哪里有什么心情理会默默,心乱如麻,只想借故离开。
  "那你不许跟着我跑。"他对默默说道。
  "这儿,离我家近……"默默这时候偏偏不结巴了,鼻子调皮地哼了一声。
  文调转头向另一个方向走去,默默静静地注视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幕里。
  第二天早上,文正在树屋喂鸽子,房间里电话铃响起来。正在院子里摆弄花草的齐叔急忙上楼,脚步匆忙赶到文的房间,气喘吁吁拿起了听筒。
  "喂……哪位?"
  电话那头是明显的犹豫,然后,传来一个已然苍老却依然清朗的女声:"麻烦您找齐霈霖先生。"
  "我就是,请问您是哪位?"齐叔略微一愣,接着问道。
  "霈霖弟,我是莹!"电话那端的女声百感交集。
  "莹姐,你好吗?……"齐叔双腿一软,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。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